雕刻时光

作者 / 刘年

我不想浪费这些想法,于是决定用纸和笔记录下来。

《雕刻时光》- 开端 - P10

这也是我最初的意图,记录想法,诚实表达。

但是看完这本关于艺术、电影与人生的书后,我完全不知道要表达什么,能表达什么?

不禁问,为什么要逼迫自己去做一件力所不及的事呢?

最开始我想写写书评,可是书需要点评吗,又不是餐馆;读书也不是寻宝游戏,需要摘抄“金句”,证明自己读过吗;一本好书更加不需要一篇蹩脚的文字推广吧。

我犯了个错误,甚至忘了自己为什么要读书。

我一直就是个初级读者,读书就是为了解决问题。胡适曾在《为什么读书里》举过一个简单的例子。

我有一位朋友有一次傍着灯看书,洋灯装有油,但是不亮,因为灯芯短了。于是他想到《伊索寓言》里的一篇故事,说一只老鸦要喝瓶中水,但瓶口太小,得不到水,它就衔石投瓶中,水乃上来。这位朋友是懂得化学的,于是加水于瓶中,油乃碰到了灯芯。

《容忍与自由》- 为什么读书 - P118

这还是一个触类旁通的例子,而我更多的时候甚至希望在书中直接找答案。

回顾自己的读书生涯,粗略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:

  • 第一阶段,学生阶段
  • 第二阶段,职场阶段
  • 第三阶段,自我表达

工作,当然可以用产品和业绩来说话。可是,生活呢?难道我能用程序来告诉我的爱人说,“101000111001”,是我爱你吗?我得用母语啊。书到用时方恨少,我拿着一张大学毕业证书,却并没有学会如何运用语言来表达自己。所谓“十年寒窗”,不过是穿着文明的外衣的嘻闹游戏而已。

所以我又开始了读书生涯。看文学类的书,从小说里学习如何讲故事,通过散文学习如何捕捉情感,甚至还会读读诗,只是为了感受语言的精炼。

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做到梭罗在《瓦尔登湖》说得那样真正的阅读,我想我能做的仅仅是踮起脚尖,把自己最灵敏、最清醒的时刻,献给阅读。

朋友说,我的技术文章写得更加从容,非技术类则是为赋新词。

没有比这更好的评价了。

问我,写给谁。如果是他,他会写给自己的孩子。

写给谁,我当然想过。

如果有一天有人走过来问我,我是谁?

我可以不慌不忙的抽出一本书,告诉他,那些纸笺上的文字就是我了,全都是。


如果一定要问看完这本书的学到了什么?

能有什么呢,我就是一个小学生,坐在小板凳上,听着电影导演讲了一堂生动的电影入门课而已啊。

时间是可以复返的,用记忆来雕刻。电影可以,文字可以。

幼儿园的红花少年们 - 左一是我

2017.05.07